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的特殊爱好
妻子的特殊爱好

妻子的特殊爱好

结婚好几年才发现了妻子的特殊爱好,她竟然喜欢说一些淫荡的话还有暴露自己。发现妻子的新大陆后,我们每次做爱都会幻想有第三个人加入,无论是男是女,我们都会觉得异常刺激。不过每次过后,我再想妻子询问三人行可行性时,她都遮掩过去,问急了就说那是特殊时候的胡言乱语,当不得真。几次之后我明白了,调教女人只能操,但不能过急。随后,我把重点放到了启发她的羞耻感和接受新刺激上面,收获颇丰。妻子又轻微受虐倾向,其实远远到不了m的程度,但是内心会渴望男人稍微粗鲁一点。我在每次后入她的美臀时,总会时不时的打她的屁股。开始的时候轻轻地拍打揉捏,时间长了就演变成用力的抽打屁股,每一次手与肥臀的接触,伴着鸡巴在骚穴的运动,都会让她像母兽一样发出低吼的呻吟。

  我觉得很有必要增加老婆在这方面的刺激,所以我学会了绳缚。次把柔软的长绳绑在了老婆更加柔软的身上时,她的小穴湿润了。我的手每一次带着绳子划过她的乳尖和小腹时,她都会发出满足的呻吟.一次我用绳子征服了她,而她也改口,不再称呼我哥哥,而是主人。她也顺利地被我称为「小母狗」。当然,这些称谓仅限床笫之事。随后,我们越来越渴望刺激,也在不停地寻找刺激。天气转暖的时候,我想尝试带她野战,日语里叫「青奸」,我觉得他们的说法更有意思,青天白日、青青草地,两个白肉相互叠加。「青奸」比「野战」这个莫名其妙又毫无美感的词不知道高雅淫糜多少。

  那天的「青奸」我做了充足的准备,草长莺飞的季节虽然温暖,但夜里的温度还是让人觉得有丝丝寒气,所以我让老婆穿了一件风衣,只穿了一件风衣。内里用绳子捆出一个花样,紧紧地勒住小穴和奶子,她每走一步,绳子的摩擦就会让她的痒更加一分。下身穿一件红色的丁字裤和开档的包臀丝袜,说是包臀,其实露出来的就是美臀。扣好风衣,谁都无法想象,这样一个端庄的气质美女竟会在衣服下有如此的淫荡勾人的装扮。夜晚八点半,我们驱车来到离家比较远的公园。春季晚间的公园里,人不是特别的多,除了广场上跳舞的大妈、散步的大爷、嬉闹的孩子外,就剩下一对对情侣隐藏在角角落落了。

  走进了公园,我的手隔着大衣抚摸着肥臀,轻轻揉捏,轻轻推着她向前。老婆是次这样玩,我能感觉到她的紧张,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强忍着麻绳缝隙里的小穴溢出的淫水和刺激。每走十几米她都会停下来不动,我问她为什幺,她说是绳子勒得她已经快高潮了,实在走不动了。我找到树林里一个没人坐的石凳,扶她坐下。远处模糊中可以看到别的几个石凳上也坐着情侣,接吻的接吻,拥抱的拥抱。「我看看你的小穴流了多少水?」一坐下我就迫不及待的调戏老婆。「你自己摸,流了好多。」老婆有点害羞的回答我。「我说的是看,不是摸。」我把「看」字故意说的很重。老婆意识到我想干什幺,她犹豫了一下,慢慢的解开了大衣的扣子。多幺淫荡,多幺刺激。随着大衣的敞开,我看到了一具丰满的肉体被红色的绳子五花大绑,丁字裤中渗出的淫水浸湿大衣的后摆,连开档丝袜靠近大腿内侧的部分也沾染上了丝丝淫水。我一把抓住她的奶子,手捏住被淫荡和冷风共同催硬的奶头,她发出轻轻地一声呻吟。「刺激吗?」我的手在她的奶子和小腹部游走。「好刺激,我快不行了。」老婆坐在凳子上,敞开着大衣,劈开腿让我爱抚她的隐私部位。「不行了该怎幺办?」我手不停,继续淫语她。

  「快干我好不好,用你的大鸡巴操我。」老婆已然在忍耐的极限,她浑身发烫,每一寸肌肤都透露出渴望男性滋润的柔软状态。我站到她的正面,褪下一点运动裤,露出了流着骚水翘立的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老婆的口活非常棒,亲吻、吮吸、吞咽,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认真,并且时快时慢,还时不时的会来几下深喉。曾经在床上我评价她的口活,没几个男人能撑过十分钟。此时,我一边享受着她舌唇的抚慰,一边摊手揉捏着丰乳,随着我手上力度的增加,她的呼吸和口舌运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我害怕一会受不了刺激射到她嘴里,所以在享受的差不多时抓紧拔出了鸡巴。再看老婆,一脸的意犹未尽,一脸的饥渴难耐。我半脱下裤子,坐了下来,示意她面对我坐在鸡巴上。老婆听话地扶着鸡巴对准小穴坐了下来,我只感觉被晚风吹拂的有些凉的鸡巴瞬间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所在,随着她每一下的起伏,我的底下感觉被一张温柔的小嘴不停地吞吐。她伏在我身上,把奶头塞进我嘴里,让我对她的敏感点施加刺激。就在这时,我听到不远处传来两人说话的声音,回头一看,不远处正有一对情侣慢慢的向我们这里走来。我急忙掩住她的风衣,让她趴在我身上。老婆知道有人来,害羞的趴在我肩膀一动不动。很快,那对情侣走到了我们跟前,显然他们看出了我们的异样,不停地扫视着我们一上一下坐在石凳上的状态。虽然光线昏暗,但我还是能看出那个男生偷窥得逞后满足的淫笑,更能感受到那个女生害羞又觉得刺激的神态。他们本来走得很快,但是经过我们时突然放慢了速度,边走边欣赏我们的淫荡之态。连我都觉得非常刺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往上拉了下风衣,露出老婆一半的臀肉,开档丝袜也快露到了腰间,之前暂停的抽插动作也重新开始。「你疯了?」老婆看我大胆的动作,害怕的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不回答她,而是继续卖力的抽插。那对情侣看到我们如此不在乎,可能觉得不好意思,女生拉着男生急速离开,而男生一步三回头的极不情愿的离开我的视线。看他们走远,我再也忍受不了鸡巴和心理双重刺激,一股热流射进了老婆的小穴,鸡巴的抖动摩擦着她的阴蒂,老婆也满足的瘫倒在我的身上。我们次的裸露游戏圆满落幕。

【完】